我就是我自己,没有球的伤....

假装很安静

       今天本不是我的生日,但我却无法压抑内心关于人生的想法。我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随遇而安的人,可以时时的适应周围的环境,并且可以找到自己的位置可以好好的活下去,但突然间发现自己的想法多么的脆弱。我每日的早起,学习令人厌烦却又不得努力的英语。而后又是上专业课,我希望自己可以抓到要点,以便可以学到一点点东西。但无赖就是无法的推脱,我感觉自己好累,每天休息不好,睡不着觉,同时又是那么的疲倦。我不知道是自己的问题还是周围的环境影响到我,室友到现在还是在玩游戏 。我想好好的努力奋斗,拼出自己的未来。但疲惫的身躯仿佛偏要和我作对,当呵欠止不住的时候,我都怀疑自己的上课的意义何在。本来就是可有可无的课,我却不断的催促自己跟上脚步,不由得想起科比的一句话:总会有人赢得比赛,那为什么不是我呢!

        难道是我自己对自己要求太严,还是自己追求所谓的虚荣。看到自己周围的人,自己不得不对自己说亚历山大。为什么不去追赶,我太懒,自己对自己说大声的慌。我感到无比的心慌,22对一个人来说实在是太有分量了,那时父辈们都结婚生子了,而我却不知道忙些什么。最近买了相机,想着是可以学学摄影,装装文艺青年,又好不容易的把PS下到电脑上,在课外的日子里让自己不再玩游戏,找点有意义的事做。我想自己到底能不能坚持的看完教程,当初的大智慧软件也只是半途而废。想想自己就是个形式主义者,心中虽有奇特的想法,却永远只是想想,难以付出行动。我现在很少把手机带在身上,一来手机本身有点问题,二来我已经很少用qq,不用微信。

      手机对于我只是看小说的一种阅读器,看看好友推荐的日本小说。我打开电脑登陆是微博和LOFTER。我发现自己很少的和别人好好的交流,所谓的谈论就是无所谓谓的瞎扯,我以前很喜欢这种交流方式,但现在开始觉得烦了。我不知道其意义的所在,不过是知道了一两个内涵的笑话。而我的知己或者是自己认为的知己,现在都很少联系了。只记得那些年的我们不知道会聊的多么的开心,男男女女在一起仿佛就要到老。可现在才意识到那是的我们就只是人生的开端,永永远远不可能到老,能陪你到老的只有会守护在你身边的人。以前曾一直执著于一人,可某些事后,自己竟不会主动对她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   我不知道未来的生活到底要成什么样子,父亲大人一直让我好好学学,拿到高学历,以便得到高工资。但当我看到他们没日没夜的工作却得到如此微薄的薪水,我都不禁怀疑这社会是怎么了?暑期父亲通过别人的关系,把我弄到一家工厂上班,每早六点左右起床搞完好卫生,吃个早饭,然后骑车上班。上午四小时,下午四小时,晚上是不是加三个小时的班。周而复始,如此循环,上班路上都是各式各样的制服族。我不得不思考自己的人生或许就这样子过了,毫无意义的重复工作,却是如此的劳累。我向往是我在小镇上住着,清晨上街买菜,中午自己烧菜,下午搬张凳子坐在门外享受阳关、喝喝茶。这本来就是如此近的事,而我却要待在这禁闭大学,过着人挨人的日子。

       我不止一次想到过退学的事,但想到父亲衰老的笑脸,我不得假装我很好在学校,或许我两一直缺少沟通,但这不会停止,会一直一直的存在..........

 

评论
热度(1)
© 求的伤 | Powered by LOFTER
回到顶部 ∧